广场舞红人跳出70万粉丝 这届济南大妈还会跳很久

就在石嘉佳每天为抖音公众号“10万+”的浏览量耗尽功力时,却被她一向认为只知道跳跳广场舞、斗斗地主的老妈乔秋兰扎了心,老妈不仅玩起了短视频,而且账号上7条短视频中,4条流量“10万+”。这是一个广场舞短视频平台,就在年轻人狂刷抖音、快手时,中老年人也正在他们的广场舞短视频中狂欢。

“朵朵”老师(右前)与舞友在一起

不时髦的老妈悄悄录广场舞视频

在石嘉佳眼里,老妈乔秋兰是一个out(不时髦)的人,就连跳广场舞用的都不是最新的曲子,更别说玩短视频了。

“有一天我下班早了一个多小时,一开门发现我妈带着四五个阿姨录广场舞,沙发上的阿姨正在剪片子。”石嘉佳说,她永远记得一开门大家大眼瞪小眼的尴尬一幕,令她吃惊的是:老妈账号下7条视频有4条浏览量“10万+”。石嘉佳给单位运营着一个抖音公众号,“10万+”的目标一年多还没实现。此时她才知道,每天老妈躲在屋里弄出的动静,原来是跟着视频平台的老师学分解动作。

乔秋兰在学会用广场舞短视频平台之前,都是和姐妹们在户外跳,可户外广场舞有些轻微的“负担”,场地不好找,强节奏和大音量容易担心别人不满……她们只好“打游击”找场地,直到她从微信群里看到转自糖豆视频的一段4分钟的广场舞短视频。这段广场舞的录制风格与她最爱的微信表情包如出一辙,鲜艳的影楼风背景,动感的光效,关键是跳舞的都是同龄人,领队看起来就像她队伍中的任何一个姐妹。

自此,她跟着视频里的老师学习新动作,两个多月后,她和姐妹们录制了第一条广场舞视频。这回不用非得在广场里了,因为短视频软件可以选择风景作为录制背景,即便在家录制,也能制作出犹如置身湖光山色的效果。乔秋兰至今记得,给她启蒙的那段视频领舞的老师叫“朵朵”,就在济南历城区。

广场舞“大V” 3年录249条视频

找到“朵朵”老师有两种方式:在糖豆视频搜索“济南”,排第一的就是她的视频;到历城区将军广场偶遇,只要天气不坏,每晚“朵朵”老师就在这里带着十几个姐妹跳广场舞。

“朵朵”老师本名叫黄克群,40岁,并不老,有着7年舞龄。2015年底,她开始和糖豆视频签约上传视频。黄克群拍视频的过程很简单,一个人时就在家中客厅,摆好三脚架,调整好角度,打开短视频软件就能录。如果和姐妹们一起跳,就需要对象帮忙。

黄克群的每套舞蹈尽量原创,尽量给每支舞配最合适的服装,分解动作尽量仔细。3年下来,她的糖豆账号上传了249条视频,粉丝已累积70多万。在粉丝眼里,“朵朵”老师身材好、原创舞蹈多,分解动作仔细,几乎只要上传一条视频,浏览量几十万很轻松。现在,小有名气的她除了粉丝追捧,也不断被受邀作为广场舞大赛的嘉宾或评委。

“粉丝来自五湖四海,有城市的也有农村的,有时会问我一些动作做法,因为不能在现实中示范,就只能用文字描述。”黄克群说,因为跳广场舞,她不仅收获了好身材,还收获了好心情。

在“济南”的搜索条件下,“朵朵”排第一,第二是甸柳一居舞蹈队,一支《四德歌》舞蹈浏览量80万。尽管这支舞蹈更像专业舞蹈,但评论区里挡不住广场舞粉丝的热情,除了动辄几十字、上百字不吝言辞的赞美,粉丝们几乎队形一致地要求发分解动作。队长李嬿也被粉丝的热情惊到,她真的要考虑考虑跟指导老师一起,出个动作分解视频了。

网络世界里大妈也要一席之地

除了像“朵朵”老师一样的“大V”,济南的广场舞短视频世界里更多的是真正的广场舞大妈。他们年龄在45岁到65岁之间,有充裕的业余时间,从真正的广场跳到网络世界,多因一颗不愿被时代抛弃的心和试图脱离重复生活的社交需求。有的子女也在鼓励父母跟着队伍学跳广场舞,他们总结:父母“一闲下来就要在家搞事情”。“多跟舞友们玩玩,多出去逛逛,少在家窝着,就能万事大吉。”王曦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把妈妈送进了广场舞队伍。

57岁的张杏梅是北村社区的居民,她告诉记者,退休后生活似乎变得特别没劲。“老头还在上班,闺女有自己的圈子,我就每天一个人打转转。”后来经过好朋友介绍,她学会了用糖豆。“看着看着就学起来,跳起来就上瘾了。”张杏梅说,自己在家跳没有人分享,干脆就通过糖豆找到离家比较近的广场舞队伍。“一起录视频,一起挑挑舞蹈服、化化妆,拉拉家长里短。”

广场舞红人不只在市区,章丘区埠村街道的张春玲也组建了一个春玲舞蹈队,队伍里年龄最大的68岁。春玲舞蹈队的舞风更加淳朴,更易被学习和模仿,上传视频不到2年,张春玲也收获了2万多粉丝。张春玲不无骄傲地说,感觉跟上了时代,跟上了年轻人。就连最初不支持自己跳广场舞的老伴也逐渐转变了态度,老伴眼里的她更加美丽自信。

有粉丝就可变现古风折扇月销万把

有粉丝就有粉丝经济变现的可能。罗俊(化名)是职业广场舞老师,有自己的工作室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粉丝问她舞蹈服链接,她突然意识到一个赚零花钱的机会来了。

“跟批发商建立联系后,在每个视频的评论区里发一下这个表演服或道具的链接,就会有粉丝买。往往一买就是十几、二十套。”罗君说,在电视剧《延禧攻略》爆红的那个月,一把古风折扇卖了一万多把,一把扇子定价39元,她抽成两元,“一个月赚了两万多”。

后来,罗俊开始录制一些化舞台妆的视频,除了教一些实用的技巧,还推销化妆品。她说,自己也在设想做一个广场舞“服化道”品牌,目前还没摸准行情,但又怕错过了最佳时机。

不过她的搭档接过话来:“网上说中国有近一亿大妈,有大妈的地方就肯定有广场舞,这届大妈还能跳很久,不急。”